長期的集權體制和一層又一層的陰謀下,
我被壓制的難以逃脫,
但,
我仍然想探索集權體制下的各種圈套。

醫療體系是一個龐大的陰謀體系,
《白色巨塔》的劇本,
很明確的詮釋出來。

我喜歡在拿到醫院或診所開的藥單後,
一一google藥品作用和副作用。

藥品生產商早就把人類當小白鼠,
反正在傳統的集權婚姻體制下,
人類的出生率和死亡率,
仍然呈反比狀態前進,
藥商根本不缺人類這種小白鼠當藥品實驗對像。

我google了我的症狀,
確認看神經內科似乎比耳鼻喉科適合,
再確認哪家醫院的神經內科信價比高,
在台大和榮總中,
最後我以奧修禪卡幫我決定選哪家,

台大的「心智圓熟」PK掉了榮總的「信任」。

除了禪卡的引導外,
由於我曾在台大開過刀,
加上距離時效性,
我選擇去台大。

掛號處的服務人員告訴我,
今日至本週五,
神經內科全部額滿,
一個診一天只開放三個初診名額,
三個診九個,
而且只限現場掛號。

我隨即放棄醫院選項,
反正要去復健診所復健,
問問復健診所的醫生看看。

復健診所醫生表示,
按照我的症狀,
不管我去這兩科其中一科,
醫生回投的藥品,
大同小異,
除非我是值得研究的特殊case,
不然我也只是小白鼠一隻。
(小白鼠是個人言論,與醫生無關)

治療症狀已經不是我的目的,
我的目的是想知道,
我會被投以什麼藥,
而這些藥,
真的是我必須要吃的嗎?

做完復健,
我便去隔壁不遠處,
上回看喉腔潰瘍的耳鼻喉科診所問診。

醫生例行性的檢查我的耳鼻喉,
鼻孔噴了藥劑,
舌根象徵性的塗了消炎藥,
檢查完兩耳,
聽完我對自己症狀的陳述,
開了照片的藥品給我。

我一一google後,
發現大部分的藥,
根本與我的症狀無關,
於是,
我決定拿藥單再到藥局問個究竟。

藥局的藥劑師在我陳述完我的症狀後,
勾出一顆我需要吃的藥名,
並囑咐我補充B群,
因為我的耳鳴症狀可能是過度疲勞引起的神經失調。

面對「只想賺錢」的醫療體系,
人類只能自求多福。

有google的年代,
請別再當被黑心政府和黑心企業賣掉還開心數錢的笨蛋,

在推倒集權體系前,
請先學會自我保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蘿拉 的頭像
蘿拉

蘿拉

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