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我未來真的可能會變成阿嘉莎書中的瑪波奶奶。
(如果我能活到那歲數)

原本今天打算和我的床合體大半天,
在吃掉一顆蘋果和一根香蕉一小時後,
因為「湘菜」二字的腦內想像,
肚子咕嚕響起,
加上我姐也沒吃,
我索性更衣外出覓食。

經過昨天的藥局時,
我把我已經備好的健檢報告和耳鼻喉科診所開的藥及藥單,
拿給藥劑師看並提問。

在場的兩位藥劑師並不是我昨天諮詢的藥劑師,
但仍提著耐性回答我的疑問。

我的目的只是想確認昨晚的藥劑師勾選的藥是哪一顆及確認我的紅血球彈性如何。

一男一女的藥劑師,
一邊看藥單,
一邊確認藥品,
一邊上網查藥物訊息,
一邊服務其它客人,

最終我得到的不太確定答案是:
粉紅色這顆,
且診所少給我一種藥。

按昨天的藥劑師形容,
勾選的藥品是右邊兩張圖的顏色,
但和粉紅色落差太大,
加上兩位藥劑師回答的很猶豫,
我決定探到底。

吃完便當,
買好姐姐的食物,
回到家,
我拍好左圖的照片,
確認我確實少一種藥,
(應該是六顆,但我只有五顆)
而我不確定lost的,
是不是我勾選的藥品。

我快步步行至診所,
差15分開診,
我隨即改至復健診所,
邊復健邊諮詢復健師,
我目前耳鳴的症狀和診所開藥狀況。

復健師並非藥劑師,
所以無法辨別藥品,
但仍分享了我非常豐富的醫學和醫藥常識。

每次和這位天蠍座的復健師聊天,
我都獲益菲淺。

到耳鼻喉科診所後,
我說我好像少了一顆藥,
然後我開始觀察兩位女護士、藥劑師、主治醫生的言行。

過程我懶得寫了,
我只感覺,
我在被塘塞和唬嚨,
拿了缺給的藥,
並再度確認藥品名,
我就閃了。

我仍不知道我勾選的藥是哪一顆,
於是,
我走進天蠍座復健師推薦的藥局訊問他說挺屌的藥劑師,

終於,
我確認了我勾選的藥名是粉紅色這顆。

天蠍復健師認為我是腦壓過高,
導致耳鳴,
教我怎麼按摩自己的腦溝,

希望能奏效。

真相就在身邊,
只是想不想用心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蘿拉 的頭像
蘿拉

蘿拉

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