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黃河心不死,
不見棺材不掉淚。

2006年我去北京前,
我覺得台灣是一灘死水,

2014年,
我仍然有這樣的感覺。

奧修說:
安逸是死的。

我知道我從來不是死的,
我無法忍受自己假腦死,
我無法忍受過度安逸的人生。

我愛台灣人的善良,
我愛台灣的好山好水好食物,
我愛台灣的三民主義,

但我厭惡美好表相下的各種虛偽冷漠,
我厭惡自掃門前雪、朱門酒肉臭的陋習。

儘管世界仍有七億飢餓人口,

台灣和中國,
整體是富足的。

台灣中國互賴與否,
不是希拉蕊說了算,

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

分合過程碰撞的火花,
才是值得慶賀的美麗。

Say the truth always。
創作者介紹

蘿拉

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