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篇報導寫,

台灣的醫療體係質量,
可以排進世界第三。

除了在北京地壇醫院拿過幾次藥,
陪親友進過兩次其它醫院,

北京醫院的質量,
確實還趕不上台灣。

北京內科類醫生對醫藥的了解,
台灣隨便一家小藥局的藥劑師,
都能取代他們吧?!

更別說北京隨便徵人的藥局,

我搞不好都比他們「專業」!

話說中國10多億人,
中國醫業和藥業不差病人死人錢賺。

打從進媽咪急診還沒遷進病房前,
就把打點滴的針,
刺進我媽的左手腕,
我就很不爽。

明擺要賺點滴和各類液態藥品的錢。

醫院的空調always都很低,
但沒低到大多細菌病毒無法存活的溫度,

實際是,
病患和陪同病患親友的體溫越低,
免疫力也會跟著下降。

我姐夫每來醫院,
回去後必定感冒。

早晚班感覺溫柔體貼的護士們,
定時來量血壓體溫注射藥品,

實際上,
這樣反覆打擾病患睡眠的行為,
根本無法讓病患「好好休息」的進入「深度睡眠」。

我無法理解我媽為什麼寧可被充滿各種陰謀的醫療行為侵犯她的身體,
也不願意自己選擇各種自然療法(含中醫)調養自己?

我理解病人如幼童般,
需求關愛,

但關愛的取得途徑很多,
不需要每次都非得來醫院吧?

除非醫院有各種娛樂育樂設備和大麻,

我不認為在非重大疾病的狀態下,
要選擇進醫院治療。

食古不化,
冥頑不靈。

我還是先弄隻倉鼠或黃金鼠給我媽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蘿拉 的頭像
蘿拉

蘿拉

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