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兩三日的睡眠癱瘓症,
令我人生第一次,
對睡覺這麼自然的行為,
感到恐懼,

於是我開始為我的恐懼找根源,
治標不治本我沒興趣,

壓我的非人類維度存有,
是男性人類灰暗的形體,

第一次時,
我感覺他(找不到適切的代名詞)衝撞我的下半身,

之後都是把我抓、關、綁⋯之類的,
甚至我移動至我姐房間,
在淺眠期後,
又立馬出現,

我索性不睡,
開始尋根究底,

拍了幾張室內照和素顏照給小六(他有陰陽眼天賦)
碰巧他令堂身體不適,
確認部分暫緩,

行天宮求平安儀式結束後,
我搭捷運去西門町進食,
可惜一個便當,
我還是無法整份吃完,

走到捷運六號口,
我決定找拿安眠藥的診所問診,

第一次問診時,
在醫生面前掉淚,

醫生慢慢引導我,
協助我找問題,
最終得到一個主要恐懼因素,
「累贅」兩個字,

似乎,
我在家庭關係中和老闆的關係中,
我不時會有自己是累贅的感受,
而累贅的感受來自於關係主觀上的供需失衡,

另外,
對我姐的恐懼,
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我爸我根本都是直接吐槽,
我媽我偶爾調侃偶爾感謝,
我姐夫會分享很多不同的有趣理論,
我對我姐莫名的恐懼,
似乎積累很久了,

從小到現在,
我誰都不怕,
就只怕她?!

到底我怕我姐的原因是?
這要慢慢思考⋯

問診結束,
我情緒仍尚未平復,
在捷運站思考下一個行程決定時,
之前被我公然挖苦的網友又出現,
我一轉念,
反正早晚都會見面,
角色扮演就作調整,
我請他當我暫時的心理諮詢師,
他真的擔心我的爽快答應,
當下又好感動⋯⋯

以為我會重演一見新網友就崩潰大哭的戲碼,
(離婚那年我在另一個網友面前演過)
看到這個長得像怪獸大學的大怪物的壯士,
我想的各種狗血開場白,
完全不見,

一個被我挖苦過對我有性企圖的網友,
像家人好友般的,
聽我唧唧喳喳了三小時,

聽完我部分的情史和各種價值觀,
他的結論是,
聽我講話像說書的~
且似乎仍想泡我,
呵呵,

復建診所的工作人員,
相處也很和諧,
我說出我鬼壓床的狀態,
他/她們很熱心的提供我各種改善建議,

現在,
我要面對睡覺後又睡眠癱瘓的恐懼,
我知道,
我會超越的。

歐壓思咪~
(o^^o)

創作者介紹

蘿拉

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