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中就對占星學有濃厚的興趣,
每個月一定都會買「談星」看,
並在班上分享傳閱。
(FB版上的同學一定都知道)

做安麗時,
偶然的機緣下,
我認識一位學過占星學,
別組的直銷同伴,
他開啟了我正式進入占星學的大門。

我開始自己研讀占星學和塔羅牌的書籍,
也抓身邊的親友當學習案例,
不亦樂乎。

有趣的是,
我砸大錢學的是梅花易術姓名學和占卜,
卜陽老師的學費,
真的很貴很貴。

感謝在我實習姓名學階段,
願意花錢找我當小白鼠的網友們,
不管你/妳們的動機是什麼,
都提供了我許多不同的職業體驗。

一直沒鑽研東方命理,
我想除了我dna少了這部分,
文言文和對東方命理的偏見,
都是原因。

到北京後,
我偶爾會接改名的case,
比起分析姓名時的公式化,
我更享受起名時,
當下的創造過程。

研讀占星學的書籍,
我從未停止,
厭倦了「姓名學命理師」的職稱,
我改爲「占星塔羅諮詢師」。

我兩個女友的名字,
一個中文名被我改掉,
一個我起英文名,
我只是爲了享受幫她們起名的創作愉悅過程,
我毫無私心在內,
包含她們請我占卜(偶爾我主動提議)
totally free share。

受夠了人類對「命理」的僵化思維,
我再改職稱,
「占星塔羅心理諮詢師」。

我在北京時,
報名過心理諮詢師的証照班,
時逢冬天,
上課通勤來回要三小時,
更主要的是,
上課的內容和我想像中認為的心理學,
落差極大,
(完全只是為了應付考試的課本和教學課程)
我上三四堂後,
完全放棄,
我認為即使我拿到三級諮詢師的証照,
也不過是一張幌子,

我不需要幌子支撐我對心理學的愛好與熱情。

果不其然,
我第一個女友考試當天,
(我們一起報名的,但考試前已經分手)
發了一通炫耀簡訊,
內容是在前往考場的巴士上,
分發了「答案卷」,

我一點都不羨慕,
我只是再度為中國的考試制度感到悲哀,
也為找這些虛有其名的諮詢師花錢諮詢的人類感到惋惜。

要說我清高也好,
我真的只是不想把我終生的興趣,
過度商業和社會化,
我知道如果我選擇妥協金錢,
這只會抹殺我對興趣的熱忱,
及對人性的失望與無奈,
還有輕賤我自己。

素食和大量閱讀靈性訊息,
再加上各種新舊關係的建立、交流與打擊,
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修復中,
我完全覺醒和開悟。

超越二元思維後,
我再次更動職稱,
「已經覺醒並且開悟的占星塔羅心理諮詢師」

要說老王賣瓜,自賣自跨也行,

我自認,
找我諮詢的人類,
都是很棒的,
因為她/她們選到最棒的諮詢師,
為她/他們服務。

我熱愛占星學,
我毫不需要思考,
占星學100%是我畢生的志業,
我100%愛她。

我還在不斷的用我的身、心、靈,
學習和感受占星學,
我也相信,
到我掛點前,
我都還不會學透透,

因為,
學。無。止。盡。

(^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蘿拉 的頭像
蘿拉

蘿拉

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